纽威评论:研究华人,分析世界,挑战舆论

文/ 赵一昉

 

中国国民党刚刚选完新的党主席。吴敦义第一轮过半,成功当选。这个新闻一出,海峡两岸及全球华人都有不同的反应。特别是大陆网友对吴敦义很不感冒。在当蔡英文民调持续走低,但国民党声望在岛内持持不能拉抬的当下。国民党在台湾这条路要如何走下去呢?笔者在此纯粹做一个技术性讨论。

 

吴敦义是不是党主席的最佳人选?在笔者看来是的。吴是此次深蓝民众和大陆网友攻击最厉害的候选人。而所谓“要统一回大陆”的失言事件更是遭到了猛烈抨击。说实话,若全程回放当时的内容,吴敦义只不过是重复了大多数台湾中间选民比较能接受的立场论述。或许所运用的比拟方式对一些朋友来说有些刺耳。吴敦义本身的行政资历和能力算是相当不错的。弱点在于形象和名声长期遭到绿营,近期遭到深蓝的涂抹。但总体来说,他是六位候选人里面比较有可能性去整合国民党内外省与本土派之别,北部与南部之差的人选。其政治手腕和算计水平也是很细腻的。该躲的时候躲掉了2016年的总统大选。该抢位子的时候,适时来抢党主席之位。不论是手法还是节奏感的把握都是目前国民党内有资历和威望整合全党的大佬中比较强的。

 

当然很多人或许不喜欢政治人物这种夹杂着许多个人利益的算计。但人类作为政治动物,古今中外的行为模式无非如此。这也是为什么能够比较抛开个人利益,一心为公的政治人物会受到世人的尊敬。这里必须强调洪秀柱是非常值得尊重的政治人物。只是她的路线弹性太小,也离主流台湾民意有段距离。以国民党在台湾生存为出发点的大前提下,她的确不适合做党主席。

 

另外,吴敦义今年已经69岁。国民党内完全可以给他一些压力。比如,若不能带来国民党在2020重新夺回总统及立法院控制权就永远退出政坛。他自己也知道如果2020表现不好,他就不可能再在政治上有什么未来。所以不论他自己有心大位,还是将提名其他人选,时间都逼着吴敦义把2020当作自己人生的生死之战。或许当发现自己没有信心取胜的时候,他会愿意放弃总统提名。2020这一仗只要打得泛蓝选民服气,他还可能有个未来。若过程中表现出太多私心的迹象,只要总统抢不回来,他的政治路已经结束。从节奏的角度来说,吴敦义的急迫性更强。这和朱立伦正好相反。朱立伦若想重新翻身最好就是转战台北,忘掉2020。好好重新建立形象,等待2024。当然等待不代表就一定有结果。2024年若国民党真的停留在这个世代的话,那就真的没救了。

 

那么国民党到底该如何走下去呢?喊了半天团结,真的团结的起来吗?国民党长期的问题是一个“散装”组织。简单来说,什么背景的人都有,什么思想的人都有。其实早在大陆时期,就是如此。从蓝色光谱来说,“黄复兴”党部的深蓝一直到所谓“蓝皮绿骨”的超微浅蓝都有。甚至很多地方上的人,没什么蓝绿,就是看地方派系,桩脚和利益划分。谁给好处就举什么旗子。关键在于这类人,下面如果能有票,你也得用。从左右光谱来说,历史上国民党内就分左派右派。甚至三民主义的解读都可以往左来解读,往右来解读。简而言之,外界讨论了半天国民党的核心价值。事实上,也没有人真正论述地清楚国民党想要找回“党魂”,但“党魂”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所以笔者同意韩国瑜强调的,国民党的理论建构要好好再做讨论。论述不清楚,选民永远搞不清楚我投给你为了什么。就为了反对民进党?笔者建议就先把孙中山的“三民主义”抓回来。一方面,孙文在台湾的形象比起蒋介石要好很多,同时也距离远很多。当然蒋经国可能形象更扎实,亲切。但距离太近的历史人物,“再论述”的空间相对小。二来,如之前所述,“三民主义”本身再诠释的弹性还是比较大的。

 

以下是笔者建议的“三民主义”再诠释的大致内容。

 

1)民族主义:拥抱中华民族,捍卫中华民国,反台独。

 

分析:台湾的蓝绿之争。说到底就是大中华主义对垒台湾国族主义之争。都是民族主义的迷思。只不过后者是比较近期才建构起来的概念。今天台湾整个的身份认同走向。你谈独的市场要大过统的市场。但台湾人有个共识:没人愿意承担战争风险。年轻一代慢慢成长起来后,过分强调“一中”,甚至强调“一中同表”在选举里面相当于自杀。台湾人或许对“中国人”这个身份认同有分歧,甚至有这样身份认同的比例在逐年减少。但不代表台湾人不认为自己是“华人”(一个族裔属性强,政治属性若的词汇),也不代表台湾绝大多数人连“中华”这个概念都不要了。至少中间选民还不至于反感“中华民国”这块招牌。所以中华民族,中华民国,华人这些概念不是没有捍卫甚至壮大的空间。“民族主义”可以往这个更“去政治性”的概念范畴去诠释。同时不断刺激台湾人恐惧战争的心态。于是“中华民国”,现行“宪法”以及“一中各表”就顺理成章了。至于中国国民党这个名字,目前没必要去更改。只要外省第二代还没有凋零,“中国”两个字去掉就是丢票。

 

2)民权主义:坚守台湾自由民主的底线。

 

分析:政治学不得不去谈政治文化,而政治文化不得不谈“myth”(神化)的重要性。台湾的自由民主法治,实际的质量如何不是重点。代议制民主是否是最好和最适合台湾的政治体制也不是重点。重点在于经历了民主化那么多年后,自由民主的价值已经成为了台湾人的政治文化和核心价值。就好似“美国梦”是否人人能实现,“美国特殊主义”是否合理和存在,这些都不重要,美国人相信这些神话很重要。从蓝军的立场,同样是“统派“,你和红色的区别在哪里?当大陆都改革开放,大搞资本主义,国力提升到世界第二的时候,中华民国从蓝营的论述里面唯一的正当性就只剩下了自由民主了。国民党需要不断强调自由民主的崇高性,以及中华民国在华人社会和世界华人史起到的标杆作用。

 

3)民生主义:到底是中左,还是中右,要如何服务,受惠于台湾人民,需要认真讨论。

 

分析:“民生主义”笔者实在给不出一个具体的建议。台湾政治因为常年纠缠于蓝绿,似乎左右的光谱是很不清晰。乃至于,在野的时候,好像都蛮左派的。一旦执政,就开始成为右派了。倒不是说国民党要在马上讲清楚我们是右派政党还是左派政党。事实上,历史到今天,国民党这种散装组合一直没变过。有台商,有军公教,有普通老百姓。国民党可以就经济和社会政策的取向展开讨论了。给选民除了统独这种“伪命题”分野外的清晰选择。选择国民党代表着经济上,我选择的是什么路线。选择国民党代表着在社会议题如环保,平权等议题上,我选择的是什么路线。当中间选民厌倦了统独之后,他们更希望也迫切地想知道自己选择的东西是如何影响自己的现实生活。民进党在2016年扮演左派的确吸引了很多社运人士和年轻人的票。国民党也该论述清楚自己给出的是什么,并且为什么自己的路线是真正能够帮助到民生的。

 

结语:

 

中国国民党的败局某种程度是历史趋势。它有自己特殊的政治文化和思维基因。但目前来说,国民党作为台湾两大党之一还不至于彻底死亡。毕竟单一选区多票制的选举制度,两岸问题没解决的现实下,国民党还是有生存的空间。而国民党的生存取决于如何成功说服台湾选民在各类选举中支持该党。如何形象设计,理念论述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起点。
最后再次强调,笔者只是就“国民党如何在台湾生存”做技术分析,而非给出自己的立场及价值判断。我们所有人都要清晰一点,国民党现实意义上的政治舞台只剩下“台澎金马”地区。而在这个舞台要能够存活就必须贴近在地民意赢得选举。

 

*** 切割线 ***

 

喜欢就请订阅我们的公众号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