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威评论:研究华人,分析世界,挑战舆论

文/ 赵一昉

 

在BC省选前,就几个可能发生的结果,为大家做一些分析。

 

1) 如果新民主党成功获胜,是否代表选民结构改变?

 

回顾三次新民主党当选的历史:1972年,1993年及1996年。一个明显的特征就是三次选举,泛右翼出现了两个有力量的政党或者有一些特殊的状况,从而分散了选票。

 

1972年:执政党社会信用党(Social Credit)的省长W.A.C. Bennet 当时已经统治了BC将20年。可以说是执政晚期,各方面状况也层出不穷。另外有David Anderson代表的BC自由党(当时为第三党)的参与。右翼的两个党分票不算多,但当时因为联邦政治右翼光谱的走势导致右翼选票无法集中,造就了BC新民主党的第一次执政。当时的党领(也就是胜选的省长)是Dave Barret。新民主党在70年代执政了三年。

6220388

1993年:执政党还是社会信用党(Social Credit)。省长Vander Zalm陷入丑闻导致社会信用党开始走向灭亡。同时常年第三党的BC自由党在Gordon Wilson的带领下开始慢慢整合及崛起。在一个传统右翼盟主奔溃与新的右翼盟主崛起过程的时间差中,新民主党得到机会第二次执政。胜选的省长是Mike Harcourt。

8378179

1996年:新民主党的popular vote(实际票数)是少于BC自由党的。但因为选区划分的关系,胜选选区的数量多过BC自由党,从而保住了江山。当时还有一个右翼政党改革党(Reform Party)拿走了10%的选票。

glen-clark-gordon-campbell-610px

所以三次新民主党的省选都是状况性胜利(situational victories), 而不是结构性胜利(structural victories)。 也就是说,选举的历史明显告诉我们,在这个省份,通常偏右的选民基础大于偏左的选民。而这次三个主要政党,两个是左派政党(新民主党和绿党),一个为右翼政党。如果这样的情况下新民主党可以组建政府,特别是大胜的话,是否可以认为BC选民产生了结构性变化?是不是新生代选民,千禧一代,由于成长环境和理念与前辈不同,从而跟倾向于及信任于偏左的政治理念及政策?

 

结构性变化不是不可能存在。在美国,德州曾经是民主党的版图,现在却成了共和党的铁票仓。在台湾,曾经北部地区党外人士,民进党很吃香;南部却是国民党稳定的票盘。而这个结构渐渐形成了逆转,近二十年来,北部是国民党的地盘,南部是民进党的地盘。

 

2)如果新民主党成功获胜,是否仅仅代表对简蕙芝(Christy Clark)的惩罚性“公投”?

 

新民主党的胜利,也可能只是另一次状况性胜利的产生。毕竟这次选举,舆论走向似乎慢慢在往对简蕙芝个人喜好“公投”的方向发展。如果是这样的话,新民主党胜利可能只是搭上了选民极度讨厌简蕙芝的顺风车。

 

这类状况性结果,不光是1972,1993,1996年发生在了新民主党身上。2001年BC自由党能拿到79席中的77席,也是状况性胜利。因为单纯从结构上来讲,新民主党再怎么输也不可能只剩两席,它的基本盘远远大于实际的得票情况。这是因为当年选民要集体惩罚新民主党在1990年代一些争议性表现的结果。

 

在国际上类似的状况性胜利也有不少。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4年台北市选举,无党籍偏绿的柯文哲战胜国民党籍的连胜文。台北市结构性来讲国民党至少有10个百分点的优势,但当年因为“太阳花”事件和连胜文官N代形象的影响,造就柯文哲的状况性胜选。

 

3)如果自由党微弱优势获胜,简蕙芝会否面临党内造反?

 

每个政党都是派系问题。BC省两大政党也不例外。2013年省选就传出自由党内部有传出若是败选,将在选举夜当晚就开始启动逼简蕙芝辞去党领的行动。如果自由党最终微弱优势获胜,是否代表了简蕙芝的形象破产?毕竟之前说过,结构性上来讲,BC省右大于左。这次绿党兴起,经济数据表现还算过关的大前提下,还只是微弱胜利,党内会否造反?或许对不少有心上位的自由党籍省议员来说,这不失为“篡位”的良机。

 

4)绿党若冲破20%的得票率,BC省会否走向三党政治?那又意味着什么?

andrew-weaver-leadership-event-2015-149

若绿党能能得到20%以上的得票率,那么这个政党就真正成为BC省不可忽视的政治势力。BC省的政治会否走向三党制呢?这一方面取决于,20%以上的选票能转换成多少个实际的席次。另一方面取决于,如果是新民主党执政而绿党依旧只有一席次或两席的话,新民主党执政的表现好坏会影响绿党未来的发展空间。

 

但至少一点可以肯定,20%+的支持率就显示了“环保选民”已经成为BC省选民结构的重要一环了。这个一方面将给绿党的壮大铺路,另一方面也会影响新民主党和自由党未来的经济及环保政策。事实上,现在已经在影响至少新民主党的相关政策了。这批选民的特色就是,他们的整体思路已经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经济发展主义”。不单纯以追求经济目标而一个地区发展的目标和评判标准。而更注重于经济与环境的平衡,以及社会整体的可持续发展。
当然,若选举结果是自由党和新民主党都不能夺得多数席次,那么绿党如何扮演Kingmaker(造王者)的角色,将会变得非常有意思。

 

*** 切割线 ***

 

喜欢就请订阅我们的公众号

                 扫一扫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