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威评论:研究华人,分析世界,挑战舆论

采访/ 赵一昉 and Stanley Lee

我们在四月初采访了BC自由党在Burnaby-Lougheed的候选人Steve Darling。以下是采访的部分内容,全部内容请查阅我们的英文网站 newayopinion.com

 

Darling在参选前是CTV的早间新闻主播。

 

***

 

纽威评论:让我们转移到另一个在本拿比(Lougheed一带)极具争议的话题——Kinder Morgan的跨山油管扩建计划。据悉油管将会途径这区,万一发生泄漏事故,Lougheed将首当其冲,你该如何向市民解释这个计划,或者说你是支持它的吗?

 

Steve Darling:那并非我们想要的结果。建立油管从来就不是我们所作的决策;那是联邦自由党促成的。当联邦自由党决定通过这个计划时,我们的省长简慧芝已经做了一个好的领导者能做的一切,以确保卑诗省受到保护。她向施案方提出了非常强硬的条件,在条件未能达成之前卑诗省都不会批准这个油管计划。

 

那意味着我们将建立起一套世界级水平的油污泄漏预防保护,意味着油管创造的收益将流入卑诗省、流入Burnaby-Lougheed,意味着我们会得到原住民的同意并确保油管扩建计划能恰当地、正确地进行。事实上油管早就已经存在,所以我们讨论的是领先40年、更安全、更完善的高新技术。但是我们得知道百分百完美是不可能的,我只能说当意外脱离我们的决策掌控而出现的时候,为了所代表的市民,你就得竭尽全力应对所发生的一切。我认为有世界先进的泄漏预防保护和实行到位的条件约束,我们可以安全吸纳油管计划带来的资源。

 

纽威评论:这个话题最主要的争议在于你所提及的五个条件。它们由政府制定,当时省政府和执政党从原油企业获得了大量捐款。据National Observer报道,去年五百万加元的捐款卑诗自由党就占了92%,超过了四百万。

 

尽管我不愿意这么形容,但我们正是处于一个“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的时代,当我们即使在谈论科学的时候,人们却宁愿相信(他以为的)不同事实,这种现象的背后是否有一种科学说法?人们的选择是否更多地基于动机,而不是追求事实本身?如今油管扩建计划的反对者很显然不相信政府所制定的条件。

 

当你当选之后,万一这一区大部分人明显反对Kinder Morgan,你该怎么做?你是否愿意站在自己政府的对立面?

 

Steve Darling:也有些人曾经表示过支持油管计划,因为它能够为本地社区和环境保护方面带来大量就业和财政受益,所以这个选区还是存在不同观点的,在卑诗省任何一个地方也是如此,而且随着油管计划进一步的推进,还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它,他们在计划中找到了工作,这是很重要的。我承认这是一个两极化的议题,但我想当事情失去控制的时候,我们必须保证尽力保护好市民。

 

省长也是基于这个原则而制定这些条件,她向公众宣布了政府的决定,当时每个人都出演讽刺,认为她不可能让油管计划达到这些条件,结果她做到了,而且做得更好,突然间大家的风向又转了。省长实践了她要保护卑诗省的承诺,我认为她对这个计划作出了很好的处理。

 

下一步就是要确保计划能够正确地进行,这也是我的竞选承诺,落实本拿比Lougheed区的市民将优先就业,油管扩建的终点就在这里,我们必须充分利用计划带来的就业机会。

 

纽威评论:我猜测公共领域已经有大量有关世界一流的泄漏应对工作的辩论了,至于就业,人们也针对Barnet高速上Chevron炼油厂的地盘建筑工和现有固定职业展开过辩论,所以我们聊一下由于大众对政府官员的不信任逐渐恶化而引起的问题。

 

这次省选的其中一个话题是竞选捐款,公众都在纷纷讨论竞选捐款现状,据我所知目前没有任何一位卑诗自由党竞选人就某些不当捐款表态。我们的疑问是,你是否担忧卑诗自由党在公共舆论中的形象会因为竞选捐款出现的情况而受损?

 

Steve Darling: 我并不这么认为,因为我们设立了一个10天实时系统,这是(捐款程序中)最重要的,尽管我们不能马上公布所有捐款者,但还是透过这个系统将所有捐款名单告诉每一位捐款者,我们是唯一这样做的政党。

 

为什么新民主党或者其他的团体没有这样做?为什么他们没有设立(这样的系统)也没有说明谁给他们的党派捐款?竞选之后我们也会请来三人小组对竞选捐款进行彻底核查。我们需要资金来运作竞选,所以大家对捐款怎么利用有不同的看法也是无可厚非。

 

至于日后如何核查捐款,首先政治人士是绝对不会插手其中,三人小组将会独立进行核查并告诉我们该怎样配合,我们才会按照他们的指示来操作。不受任何人干涉影响的独立核查,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