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威评论:研究华人,分析世界,挑战舆论

本期撰文/ 卡尔

资料整理/ 卡尔

内容编辑/ 卡尔

 

2016年12月12日-12月18日

 

记得在第10期的时候,笔者就已经吐槽过,有种被川普绑架的感觉。很无奈,“川普胜选后的世界”将会是我们永恒的主题。他的政策还有他背后所代表的那种价值,将会给世界带来长远的影响。

这不,川普还没就任,就已经惹出了严重的外交纠纷,使得世界对中美关系的未来充满疑虑。中国俘虏美军潜航器的做法,当然是针对川普之前在“一中”的挑衅而发。同时,为了消除之前川普激烈言论的影响,奥巴马针对台湾提出了新论述。重申一中原则的情况下把台湾定位为自治体,导出的结论很可能是“一国两制”之下的统一是可以被接受的。要知道,无论中国政府再怎么不舒服,两岸统一的“美国因素”始终是不可忽视的,奥巴马的论述值得关注。

有人说,川普也许不会理睬奥巴马讲过的东西。然而,别忘了川普认为,外交是生意,本国利益优先,一切都可以变成筹码。刚刚被任命为国务卿的美孚石油集团首席执行官蒂勒森,就是一个谈生意的高手,便是川普外交观的证明。如果将来川普打算把台湾作为筹码,奥巴马的新论述就可以作为合理的说辞了。当然,这只是一种可能性。本期将会有两篇文章探讨川普对国际秩序的影响。正如本期所推荐的一篇文章中所说,战后所谓的“英美秩序”也许是个神话,但这神话也有正面的意义,那就是它背后所坚持的普世价值和建立在这些价值之上的国际秩序规范。当然,美国自己经常自己违背这些价值和规范是一回事,可是如果这些价值和规范彻底破产,国家肆无忌惮的施行实力政治,世界将会变得更加危险。

在这种形势之下,很多人对人类的未来感到了忧虑。在脱欧和美国大选的反思当中,有不少人反思互联网以及与之相关的技术进步给人类社会造成的危机。但是,随着人类的发展,技术的革新是不可逆转的趋势,正如本期的一篇相关评论文章所指出的:“任何一种新技术在创造压迫和剥削的同时,也同样可能创造平等和解放的机会。”应该提倡一种观念,社会现状的批判者要有一种对新技术和技术带来的新问题、新空间的敏感度,才能更好的提出远景,并且能吸引到更多“吃瓜群众”的注意。

与其抱怨“新媒体”环境制造了川普和新右翼,川普的反对者们也许应该试试能否在这个战场打败他们?

 

***以下是本周择选的新闻***

 

中国:中国在南海俘虏美军潜航器

07b4036a06fb1680d026ebcd733d57db

黎蜗藤:中国俘掳美军潜航器,此刻奥巴马难有作为

https://theinitium.com/article/20161217-opinion-lai-china-us/

 

点评:回击川普在“一中政策”上的挑衅,中国政府的尺度把握的恰到好处。挑一个政府换届的时机,同时因为没有俘虏军人,不至于引发大规模的正面冲突。最尴尬的就是奥巴马了,作为现任总统的他被迫要收拾候任总统川普单方面惹出的麻烦。

这件事本身并不没有太大的直接后果,中国政府已经表示会归还潜航器。不过,这个举动暗示着中国对美国新政府的对华政策有很大的疑虑。大规模的冲突都不是一天酿成的,而是从一些小摩擦开始的。希望现实政治的严肃性能够让川普学到教训。

 

美国:川普提名美孚石油首席执行官蒂勒森为国务卿

0320_tillerson-putin_1024x576

The world’s a market: Tillerson’s appointment reflects Trump’s view of foreign policy

http://www.economist.com/blogs/democracyinamerica/2016/12/world-s-market

 

点评:作为商人,川普认为外交无外乎就是谈生意,而蒂勒森在这方面很有一套,要比专业的外交人才更可靠。很明显,川普已经打算丢弃美国对世界的道义责任和价值引领,转而采取一种本国利益至上,什么都可以谈的思路。

 

美孚石油的全球能源外交

http://cn.nytimes.com/world/20161214/tillersons-company-exxon-mobil-follows-its-own-foreign-policy/

 

点评:美孚石油与俄罗斯的密切联系,是蒂勒森被任命为国务卿的重要因素。美孚石油的一系列“外交”案例表明,许多大企业所拥有的权力,可以大到一个地步让主权国家的政府都必须低头。

 

美国:奥巴马谈两岸关系和一中政策

 

奥巴马:只要能维持某种程度自治,台湾就不会宣布独立

http://udn.com/news/story/9828/2174933

 

观察站/ 奥巴马论述 恐将台湾“港澳”化

http://udn.com/news/plus/10173/2175216

 

点评:奥巴马对台论述重申了一中原则。他要求中国必须视台湾为一个可以用自己方式做事的“实体”(entity)来接触。对于台湾,只要他们能继续以某种程度的“自治”(autonomy),就不会进一步宣布独立。

这个论述非同小可,台湾人很快就能联想到,“一国两制”之下的港澳也是自治体。结论是,“一国两制”式的统一,美国是可以接受的。再考虑到那个把一切都可以作为筹码的新总统川普,两岸问题快要到深水区了吗?

 

中国:龙应台港大演讲引发热议

20161217170734681

龙应台港大演讲问启蒙歌 观众合唱《我的祖国》

http://news.sina.com.cn/c/gat/2016-12-18/doc-ifxytqax6454003.shtml

 

被刷屏的龙应台和《我的祖国》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1621

 

点评:龙应台说,“一首歌,在不同的时空里,撞见不同的记忆,就产生不同的情愫和意义”。说的没错。两岸三地的民众,的确应该更多的倾听对方的故事。不过,龙应台的问题在于她“去政治化”的思路——“大河就是大河,稻浪就是稻浪罢了”。

 

关于龙应台,史学家杨念群在批判《大江大海1949》时分析道:

 

……无疑,我们从小受到过太多的“正义”教育,国民党坏,共产党好,国民党军队坏,解放军好。非黑即白,非朱即墨。是非的边界像刀刻在心里的纹身,似乎终身都涂抹不掉。龙应台提供的“人道”药水似乎可以擦洗掉心灵被“纹身”的耻痛。但我以为,龙应台的“炮灰论”让失败和胜利者并排站立,然后让他们相互煽情地搂搂抱抱,用“人道”的眼泪黏合剂把他们强行粘在一起,这当然让两岸的政治家和民众听着受用,有皆大欢喜的催泪效果,但对那些笔下的小人物而言,却又等于是把他们统统抛回到生存的虚无中,恰恰遮蔽了历史发生的线索和真实原因,也可能恰恰给发动战争者一个开脱自己的理由。对牺牲价值高低的确认永远都会是见仁见智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不努力去厘清牺牲付出的缘由和区分信仰不同的价值所付出的代价。

 

两岸三地的历史和未来,不可避免的互相纠缠着。诉诸肤浅的情怀,逃避对历史中“大问题”的认识,进而缺乏对两岸三地现状结构性问题的思考,这永远不可能实现两岸三地真正的和解。

 

台湾: 公投法修法争议 绿营急刹车

236184-600x400

公投法初审过关 领土变更、修宪不准公投

http://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161216000428-260118

 

沦为胆小鬼游戏的公投法修法

http://udn.com/news/story/1/2173605

 

点评:蓝营抓住这次修法的机会,讥讽民进党“台独”不敢玩真的。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也看出民进党在向着“维持现状”派转变,其实这才是蓝营应该担心的。

 

世界:亚洲迎来新局面?

9376099_us-congratulates-duterte-desires-to-deepen_431d1f81_m

登米拉·拉普·胡珀:破译特朗普的亚洲政策

http://www.aisixiang.com/data/102528.html

 

美暂停巨额援助 杜特尔特:中国可以给更多

http://www.zaobao.com.sg/realtime/china/story20161217-703247

 

点评:川普不谈秩序和价值,仅仅把美国与亚太盟友的联盟看成是交易性的,这将会给亚太地区的局势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最终很可能把许多亚洲国家推向中国。

 

世界:关注地区发展不均衡现象

20161217_fnc468_0

Place-based economic policies as a response to populism

http://www.economist.com/news/finance-and-economics/21711882-orthodox-economics-distressingly-unhelpful-solving-problem-regional

 

点评:今天的民粹主义右翼的选民,有不少是在一些呈衰落状态的地区生活,他们的愤怒是真实的。国家无法阻止人们向机遇更多的区域流动,而在一国之内实现地区均衡的增长也不可能。总是有一些人,或者是出于对家乡的眷恋,或者是没有能力移居到其它区域重新开始。他们所在的社区人口在萎缩,商业机会减少,进而民众收入和公共服务的质量也在下降。对此,《经济学人》的这篇评论文章指出,其实应该出台政策,在政府的主导下让更多有资金的外来移民安置在这些处在衰落中的区域。可是,全球性的排外思潮显然又阻挡了这一点。

 

美国:川普的推特外交

3b7b9c3f00000578-4044938-donald_trump_has_said_that_america_should_let_china_keep_the_sto-a-160_1482040216295

Is Trump’s Twitter account a national security threat?

http://www.politico.com/story/2016/12/trump-twitter-national-security-232518

 

点评:如果川普继续随心所欲的写推特,那会给美国的外交引起大麻烦。没错,他的推特制造了想象的空间,某种程度上说他成功操纵着国内的舆论,被迫围绕着他的议题来走。可是,外交政策是需要规范和确定性的。一次两次可以说是没经验,如果不断在推特上胡说八道,迟早会收到后果。中国这一次出手,不就是明显的例子吗?

 

世界:英美秩序的终结?

 

伊恩·布鲁玛:特朗普、法拉奇与英美秩序的终结

http://chuansong.me/n/1286786732265

 

点评:文中牛津大学的历史学教授霍华德说,英国退欧“加速了西方世界的解体”。他沉思了一番战后这个被如此精心建立的世界,又说:“也许,这只是大海中的一个泡沫”。布鲁玛又问他怎么看英美两个的“特殊关系”。 “啊, ‘特殊关系’,我觉得它就是一个有必要的神话,有点像基督教。但是,现在我们要走向哪里呢?”

固然,美国曾经打着“普世价值”的旗号,干了很多糟糕的勾当。但是,“民主、自由、尊重法治和人类尊严——无论出身、肤色、性别、性取向或政治观点如何”——这些价值如果也随着英美秩序的瓦解而受到冲击,我们将会迎来一个比现在更加可怕的世界。这与反美或亲美无关,而是人类一定要从追求普遍性的角度开始思考,最终才有对话的可能性。

 

香港:中联办重申《基本法》权威

 

中联办官员王振民:梁游案证明基本法在港高于人权法

http://www.guancha.cn/local/2016_12_18_384888.shtml

 

点评:王振民表示,关于“一国两制”的学术理论研究水平和话语能力水平尚未完全跟上。没错!政治出现了新难题急需解决,然而论述却十分贫乏。即使动机是好的,手法也会显得很武断。

根本性的问题是,大陆法学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本身的研究还远远不够,他们大多沉迷于“我们应该有一部怎样的宪法”,这样的结论很容易推导出对整个“法统”的否定,却缺乏建设性。至于宪法本身的研究不够,背后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这涉及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今天,这个问题已经不是不言自明的了。很明显,这个问题不能永远悬置下去。

 

世界:人工智能的前景

2015091409595284bb3_550

未来黑科技与人的存在性危机

http://chuansong.me/n/1292028746439

 

白领和掏粪工,哪个更容易被人工智能取代?

http://chuansong.me/n/1325158151372

 

点评:许多当代左翼对于技术进步的排斥,还有对技术产生的新空间、新问题的不敏感,结果对社会危机不能很好的提供可行方案。

 

特别推荐:纪念丹尼尔·卡内曼和阿摩司·特沃斯基

collage

Thinking about thinking

http://www.economist.com/news/books-and-arts/21711860-michael-lewis-dissects-enduring-friendship-between-daniel-kahneman-and-amos

点评:米歇尔·路易斯的新书介绍了丹尼尔·卡内曼和阿摩司·特沃斯基这两位认知心理学大师的生平。他们的最大贡献,在于发现了人类的决定常常与经济理性的模式大相径庭。在此之前,人们对决策研究是倾向于用经济理性的效用来做解释。卡内曼则主张“体验效用”,认为快乐与痛苦的体验统治我们的生活,它告诉我们应当做什么以及决定我们实际上做什么。

他们提出了很多新的思路,比如说在不确定情形下,人们的判断会因为依照“倾向于观测小样本”形成的小数法则行事。还有著名的“期望理论”,说明投资者并非经济理性人,他们在投资账面值损失时更加厌恶风险,而在投资账面值盈利时,随着收益的增加,其满足程度速度减缓。

有些受卡内曼和特沃斯基影响的心理学家,已经进入了政治人物的团队之中。我们可以从中得到的启示是,要想让社会发生变革,就要动员足够的普通人参与其中。讯息要想有效,则需要了解普通人的心理。讲道理很重要,但如果一开始找不到吸引他们注意力或者说诱导他们行动的行销策略,一切都是枉然。